草莓味的芝麻抹茶

一个爱上了诚哥的木娄粉

从前从前

今天开始看从前从前啦

emmm说起来粉楼诚也有大概两年了吧,有很多文其实都是没有看过的,视频也是。除了平时要上课的原因,大约确实有“近乡情怯”一说吧。越是非常容易触动情感波动的越喜爱的东西,反而就没那么愿意太过频繁接触了吧。总归还是忍不住呀。

写了些有的没的之后,今天开始看银行太太的从前从前啦!不留下些什么记号总是容易遗忘的,所以就随手涂几笔吧(朝夕万年倒是真的看了只涂了一笔呢hhhh是我太懒)。

直接从实体书上首刷同人文的感觉会很奇妙,其实大约是一次看完的痛快吧hhhh能收到从前从前是真的不容易呀(那许个愿能收到更多本子吧)。

这篇文真的太可爱啦!因为品种问题总是被人认为哭唧唧的小方兔在成长过程中脾气变得有一点暴躁,是一只好凶奶凶的兔子了。


原来生气的小动物肉会变酸。真的不是平平编来哄小孩的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