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味的芝麻抹茶

一个爱上了诚哥的木娄粉

乱谈

说要写点读后感吧,还是人懒,又想着留点记号,就随便写点书里印象最深的地方吧。

《半面妆》
虽说是荣霖文,始终无法忘记的还是明楼那句“我都没那么搂过你”。阿彩太太总是能把人物言行抓得可准。仿佛不是她写出人物说了这句话,这话本来就是这人要说的。

《别日何易》
最深的印象倒是里面明楼一句腹诽,阿诚为什么从没说过“我的大少爷”(相比会对明台说“我的小少爷”)这样的话。《别日何易》颇有许多地方是比较严肃地在讨论思想主义的。有时候就总想跳过这些正经思想交流,就是个恋爱脑罢了,也就爱看个恋爱脑罢了。但看完之后回味起来,却觉得就应该是这样,不自觉想皮一句“还有些绵长”。他们成长起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呀。

也真的很喜欢他们后来的化名。楼之信,程念之。名字控晚期患者了大概。

行文不说,框架不论,都是在说些细微末节的事了。但是记得这些,也不错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