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味的芝麻抹茶

一个爱上了诚哥的木娄粉

今日份的懒堕

有种毛病大概叫热门恐慌症,越是大火的事物越不想接触。或许这也是冷邪存在的一个重要原因?热恐症一定是矫情病的一个分支,毕竟不知名的东西很难被人认识到,而知名起来的事物往往在相应的圈子里即为热门。也不能总期望着挖到个还没被人开发过的矿呀。


P大的名号是上高中那会儿就听说了。虽说智能手机还没流行起来,网线还没通到在封闭式学校的那几年里,“大火”这个词儿与如今信息爆炸式的如火如荼是有很大区别的,但一点不妨碍“热恐症”发作也就是了。于是乎顶着心痒就一路避开了P大的文。于是一开始也是坚决打算不看《镇魂》的。于是耐不住无聊还是发生了真香事件。


惯例闲扯淡之后写点印象深刻的。大概是关于“命运”的理解与关于人生不能过于执着的四件事,还有乱我心曲。


《镇魂》是一个非常引人入胜的故事,亦不缺悬念与反转。初读时是很想看快一点,再看快一点,立刻知道所有真相的。看到后面就有点疲累了,解释过于虚无曲折了。

三体 瞎说也可以 世界观


tbc

评论